陈佩斯说-射击游戏排行榜-宝坻新闻
点击关闭
您现在的位置横山新闻首页>>娱乐新闻>>正文

佩斯喜剧-陈佩斯说

微信钱包银行储蓄

《戲台》「合眾力、集大成」,由編劇毓鉞創作,陳佩斯擔當導演,並攜手楊立新共同主演,曾創下單日售票量超千張的紀錄,獲得了業內人士及各行各業普通觀眾的交口稱讚,被譽為「當代舞台喜劇的又一座高峰」。《戲台》將於11月5-6日在四川大劇院上演,目前演出門票已所剩無幾。陳佩斯為了這部作品,他「等了60年」。有觀眾說「有生之年看《戲台》,實我之幸」。陳佩斯聽后說:「生活中很多煩心事,您能來看我的戲,讓我伺候您一陣兒,您能鬆口氣笑一笑,對我來說就是善莫大焉。」

這種不怕誰不求誰的底氣,一部分來自老百姓對他的認可。1984年央視春晚上,陳佩斯與朱時茂搭檔演出小品《吃麵條》,讓大家記住了這個憨憨的角色,之後《主角與配角》《警察與小偷》《羊肉串》等膾炙人口的小品,讓陳佩斯成為一代人的回憶。1998年,陳佩斯最後一次上春晚演了《王爺與郵差》,至此他已經為春晚貢獻了15個小品。

人為什麼會覺得好笑?陳佩斯說,這需要喜劇表演者放低自己的姿態,去博得別人的笑聲,通過引人發笑,喜劇演員實現了自己的價值,換得故事中人與人之間關係的平等。陳佩斯特別反感「板著臉說話」的藝術工作者,認為好的藝術作品是不應該遠離人群的,是接着地氣兒的。

    

此後,陳佩斯做過電影,也經歷了公司倒閉,被傳孩子上學困難在家種果樹,最近開起了北京大道文化節目製作有限公司。時隔多年,央視讓觀眾投票選出「最想看到哪位喜劇演員重回舞台」時,陳佩斯每年都依然名列前茅。陳佩斯把喜劇基因注入話劇后,他導演的最新力作《戲台》,是他至今為止最滿意的作品,擁有超越喜劇本身的更深一層的魅力。

緊接着,有人問陳佩斯,既然話劇《陽台》川話版當年如此成功,可為什麼這些年來大多數川話版的本土話劇還是沒法「出川」發展?陳佩斯回了兩個字:「別去!」引得現場觀眾哈哈大笑。陳佩斯補充說:「明明雲貴川渝幅員遼闊,有眾多的觀眾,你為什麼不好好表演,把他們伺候好,非要去其他地方呢?好好演四川方言,把這群觀眾吸引過來,前途是無量的。到時候功夫到了,水到渠成化為習慣,自然就有更多其他地方的人過來看方言劇了。」

「中午我特地吃了碗面,來見佩斯大大。」10月11日下午,四川大劇院內,一位身穿紅色襯衫的中年粉絲一開口,逗得現場觀眾一陣樂——因為大家都懂「吃面」這個梗。坐在劇場中央的著名喜劇演員陳佩斯一聽就樂呵起來:「看來你晚上應該吃羊肉串了。」當年,陳佩斯、朱時茂合作的小品《吃麵條》《羊肉串》早已被觀眾熟知。

在四川大劇院開幕活動之「陳佩斯戲劇作品展演單元見面會」上,陳佩斯和兒子陳大愚齊上陣,為觀眾分享這些年來的創作感悟。還是那個熟悉的光頭,還是那個熟悉的笑聲,只是多了一些老年斑和魚尾紋,這些年,陳佩斯經歷了沉沉浮浮,帶着話劇《戲台》《陽台》《托兒》等重回觀眾視野。為了《戲台》他「等了60年」

分享會現場,陳佩斯心直口快,屬於特別「敢說」的那類藝術家,他常常放飛自我,一旁的兒子陳大愚只能着急地扯扯他的衣角,想要把他「收回來」。

有觀眾反問:「那我們就應該為了觀眾發笑去調整自己表演里的包袱嗎?」陳佩斯沒有正面回答,而是說起了自己對喜劇藝術的看法。「我認為藝術有界限,人群有層級,有時別太把別人的評價當回事兒了。」陳佩斯說,我們的劇就是演給普通老百姓的,讓他們圖一個樂呵,別總把自己想象成「靈魂工程師」,表演的場景都是「藝術殿堂」,這些東西離我們普通人太遠。你看看哪個厲害的喜劇大家,不是謙遜地一直貼近着老百姓。「我把喜劇的服務意識放在第一位。」

把服務意識放在第一位在陳佩斯看來,喜劇是一門「創造笑聲的藝術」,「但它其實是在柔和人與人之間的矛盾,來尋求一種平等。」

今日关键词:可口可乐再生瓶